逆世传第四十章平等契约节能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10-31

逆世传 第四十章:平等契约

“xiǎo狼啊,我有个问题想问你好久了。”龙魂两手搭在xiǎo狼双肩,凝重道。

“説吧,主人。”xiǎo狼用十岁左右的幼稚童声轻快回答。

“呃,为什么你一直叫我主人?我干了什么让你叫主人?”龙魂脸上的凝重瞬间变成无奈显然是受宠若惊。

也是,让一个元神九阶的威武巨狼整天对你“主人主人”地叫,任谁也会受宠若惊的吧?而龙魂此时你还记得今年3月上演的韩国催泪大片《扑通扑通我的人生》吗?影片由着名韩星宋慧乔、姜栋元主演的真正巅峰战力也只有元神八阶,自然有diǎn受不起,当然,在不算上九重云雷决的情况下。

“因为你就是我的主人啊!”银雷两只爪子也像龙魂一样搭在龙魂的肩上。巨大的狼爪和这无厘头的回答一下把龙魂压怂了,“唉~!”龙魂长叹一声,摊在地上。

银雷就像个xiǎo孩子一样,蹦蹦跳跳地走到龙魂身边,兴奋地伸出大舌头舔去龙魂,説道“主人主人,因为主人从狩猎者手里把我救回来,又在我渡劫时保护着我,xiǎo狼可都是记着这些呢,所以xiǎo狼认定你就是我的主人!主人您愿意当xiǎo狼的主人吗?”

如果有人看见这一幕肯定会惊讶地把下巴都掉到地上!外形如此威武不凡的狼型灵兽竟然会如此乖巧的,像xiǎo狗狗一样舔着主人的脸。

“停停停!算我怕了你了,别舔了!”龙魂狼狈地捂住脸,心里默默地想:是呢。我已经救了它两次了,这只xiǎo狼如此重情重义,谁舍得抛弃它呢?

可是自己该怎么做?感动地哭个稀里哗啦?然后紧紧抱住xiǎo狼?再説句“我愿意”?

靠!别开玩笑了!这又不是结婚礼堂,没必要説什么“我愿意”一类的结婚誓言!而且自己从xiǎo到大哭时那次不是痛彻心扉,想让他面对这种结婚剧情哭,就像让猪理解“世界万有引力”那么难!

尽管鼻子酸酸,可龙魂依旧没有答应,虽説之前对xiǎo狼説需要帮助,可他当时説那句话也是想让xiǎo狼别那么激动而已。

让这么一头义薄云天的好狼跟自己去到处冒险,不是推它去死么?龙魂的心没这么黑!

“我不愿意!”龙魂咬牙説来。

尼玛,对一头狼説什么结婚誓言,这也太离谱扯谈了吧?

“求求您嘛,让我跟在主人您身边吧。”银狼前两爪和至胸前,两眼水汪汪,一副乞求模样。

唉!至于么?

“我……”

“好吧,主人您不愿意,那就算了!嗷呜呜。”银狼将两爪摁在地上,耸拉着脑袋,脚步沉沉地走开,一步三回头的,眼眶里全是泪珠,就像一只被主人遗弃的流浪狗,即彷徨又无助。

龙魂直接翻了个白眼。尼玛,至于么?好像我弃你与不顾,搞得好像我天理不容一样。

“好啦,我允许你留在我的身边总行了吧?”龙魂无奈答道。

説不定自己真的不理银狼,一会就又被雷劈了……

“真的?”银狼半信半疑。

“对!”龙魂摇头叹息。

“嗷呜!主人最好了!”银狼一把扑倒龙魂,就伸出舌头去舔龙魂。

“你不知道这样很脏的吗?”龙魂一把推开银狼,狂擦脸上的口水。

“我不介意啊?”银狼答道。

龙魂直接无语了。你不介意我介意啊!而且我的意思是你的舌头脏,不是我的脸脏啊!

龙魂不再与银狼废话,跟这种天真无邪的生物説话,铁定讨不了好!甚至会越説越糊涂!

“那主人您要和我签订平等契约哦。”银狼説。

“为什么要签订那平什么约啊?而且你直接跟我走不就得了?”龙魂又问。

“不行的,我们这类灵兽本身都有着血统的限制,一旦遇到血脉之力比我强的,我就会被压制,就会帮不到主人您了。”银狼耐心解释。

“好吧!”龙魂diǎndiǎn头。

“嗯。伸出手。”银狼説道。

龙魂提起右手,银狼则伸出右爪。两滴血从龙魂与银狼的掌心或爪心中飘出,一滴鲜艳如火,一滴冰冷如雪!两滴血相融一起,互存互融,最后,一滴透明血液凭空而成!又分两份,融入龙魂与银狼眉心之中!

恰时,龙魂与银雷掌爪相和,四目相对,都凭空多了中血脉相通之感!

“平等契约,又曰命咒契约,为人兽双签,逝灵血而融!主死仆灭,也即仆逝主华,伤即则分,魂生逝灭,灵去而从。”一名绝美女子站在峰巅之上,俯视着龙魂和银狼喃喃自语。

把手中古书合上,女子拨弄了下三千发丝。

“没想到这xiǎo子竟能和一只天级灵兽签订契约。咯咯咯”女子妩媚而笑。

转身而去,她竟然踏空而行!曼妙背影渐渐消散。

女子的消失,并未引起一人一兽的注意,仿佛从未出现过一样……

而此时,一人一兽正沉浸在血之契约的神奇之中。

“主人,听到了吗?”一道声音突然出现在龙魂脑中!

“吓?xiǎo狼?”龙魂猛地看向xiǎo狼。

“嗯!是我!”银狼兴奋地diǎndiǎn头。

“这是?传音?”龙魂疑惑。

“嗯!主人,这是血之契约特有的效果!”银狼笑语。

“哦!那个……别老是叫我主人了,我听着别扭!”龙魂烦烦地説。

“那叫什么?”xiǎo狼又用稚嫩的童声问着。

“叫……叫魂哥吧!”龙魂説。

这是龙魂为了悼念那逝去的弟弟龙心,以前弟弟也是这么叫他的。

“哦!魂哥!”银狼乖巧而説。

“哎!真乖!是该给你起个名字了!”龙魂用手抚摸着银狼背上顺滑的银毛,喃喃而道“银月……奔雷晓月狼……就叫银雷吧!”

“呜!好!”银雷兴奋diǎn头,随即又露出疑惑的神情。

“怎么了?”龙魂问。

“魂哥,你睡着时总是叫着‘南宫雪南宫雪’的,是嫂子吗?而且你有没有?”银雷似笑非笑地説着。

“……”一人一兽同时沉默了几分钟。

这家伙,这脑袋到底装了什么?岂有此理!想耍我?

“对!她是你嫂子!而且我有没有和她那个,你自己知道吧?”龙魂厚脸皮而説着。

银雷不敢説了。

这句话摆明是个圈套!涉及重大决策、重要事项要是自己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出来,龙魂很可能会骂自己一句“脑袋装的什么?猥琐!”所以自己还是沉默的好。

“遭了!魂心草!银雷,我睡了几天?”龙魂焦急问着。

“额,快两天了吧!”银雷挠挠头。

“这次你不死我死了!”龙魂一跃骑上银雷的背,喝道“去山dǐng!”

“嗷呜!”银雷舞动四爪,向远方奔去……

谁也不知道,山dǐng上,又会有什么强悍的魔兽与他们展开一场血拼呢?

黑河白癜风医院排名
安康白癜风专业医院
铜川白癜风治疗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