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霆第一百二十八章我心累营养

来源:    作者:笔名    2021-01-15

神霆 第一百二十八章 我心累

杜雷的意识中,一抹记忆抽调,缓缓被他解读出来。

这一抹记忆,正是杜雷用神魂掠夺而来的血神大/法,血神大/法,吸食精血炼化,炼血为己用,祭出攻杀,威力无穷!

这周围妖兽,全部是万兽炼狱中的嗜血豺狼,虽然它们本是一阶上品妖兽中一般的存在,但是,它们的精血似乎全部被某种物质改造,致使它们变得狂躁无比,实力大增,而此时,杜雷要利用血神大/法,将它们体内鲜血,全部吸收。

杜雷双手虚张,他在心中默念/*要领,冥冥中,他能够感受到这些嗜血豺狼体内的鲜血,他能够感受到这些刚死去不久后的豺狼尸体内,血液流速的变缓,还有其中生机的褪去。

“呼。”

一丝丝鲜血,从这些豺狼体内破体而出,全部流转到杜雷双手之上,这个速度极为缓慢,但杜雷却真真切切地将这些鲜血吸收在手中,化为两颗拇指大xiǎo的血球,在杜雷双手上盘旋。

“血神大/法,炼就的不仅仅是鲜血本身,还有其中的生机与灵性!”鬼老的声音适时响起,给杜雷的苦苦的思索指引了一条光明大道,指引着他一步步,领悟其中真谛。

杜雷用心感悟,就这般,领悟了足足一个时辰,杜雷终于将这血神/*的意境理解清楚。

一*血气,如潮水般汇聚向杜雷双手,那些豺狼的尸体变得干瘪,所有的生机都在此消失。

杜雷手中,两颗血球逐渐增大,陡然间,他双手并拢,两颗血球合二为一,凝练成一颗能量狂躁的血球。

也就在这一瞬间,杜雷的心神,猛地悸动了一下,他能感觉到这血球之中,蕴藏了一种极端恐怖的能量气息,虽然只有一丝一毫,但却真实存在。

这个Important 杜雷感觉他的精神世界中习礼仪,被一片血海覆盖,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红色,而他的嗅觉,闻到的全部是浓重的腥气。

下一刻,杜雷恍然醒悟,才发现这一切都是幻觉。

那种气息,是什么?…杜雷冥冥中感觉,这血球之中,可不止是嗜血豺狼本身的精血那么简单。

“xiǎo黑。”

杜雷心中疑虑一瞬,便轻喝一声,眉心中,神魂电射而出,缠绕上血球,开始疯狂炼化。十分钟后,一颗暗红色血丹,静静地躺在杜雷的手掌之中。

杜雷一口将血丹吞下,盘膝而坐,血丹之力,琥珀神牙之力,一涌而上,而杜雷的伤势,也在以惊人的速度愈合。

………………………………

三日后,血腥地狱之中,传出了一件沸沸扬扬的事情,执法大长老公布了杜雷画押的字据,表明杜雷已经前往万兽炼狱,将要坚持十天。

执法大长老表示遗憾,他很自责,因为当时杜雷提出要前往万兽炼狱的时候,他竟然没有拦住,而现在,杜雷赢深入万兽炼狱,他曾派炼神境强者在洞口寻找,但是,并未发现杜雷的踪迹。

所有人都感到不可思议,杜雷在熔岩战场上,以强势手段杀死残刃,本该有大好前程,就算他要挑战万兽炼狱,也不该挑战整整十天。

“我知道,你们很多人,觉得我公报私仇,但是人死不能复生,就算我借机报复雷拳,残刃能活下来吗?当初在残刃进入血腥地狱时,我就做好了他随时可能牺牲的准备,而今他死了,我很遗憾,但我也为雷拳的鲁莽感到自责,是我,没有拦住他。”

执法大长老在赌斗场上发表的一席话,感动了所有人,执法大长老,为血腥地狱的创立立下汗马功劳,不可能公报私仇。

况且,就算他这么做,杜雷也已经进入了万兽炼狱,所有人都只是期盼,这个年轻一代的奇才,能够挺过十天。

与此同时,在杜雷进入万兽炼狱的第八天,他已经深入万兽炼狱,朝着前方似乎无穷无尽的山洞迈进。

此时的杜雷,仍旧身处于一片黑暗中,但是,他的双眸中却隐隐泛出猩红。

陡然间,一道狂猛气息自黑暗中射来,却是一只凶悍的猛虎。

杜雷一掌探出,按在这血腥猛虎的头部,一股狂暴吸力陡然从他右掌中传来,一道道鲜血顺着猛虎的毛孔全部被吸出,最后被杜雷那如巨兽血口般的右掌彻底吞噬。

“滚。”

杜雷一脚将这猛虎踹开,却感受到后方一道危险气息临近,他身子一矮,竟然在黑暗中躲开这一击,反身一拳,血液翻卷,刚才从猛虎血液中积攒的能量一瞬间爆发,将背后偷袭来的巨熊胸口轰得粉碎。

直到此刻,杜雷眼中的血色才渐渐淡去。

杜雷的实力并没有进入炼神境,而这确是他自身克制的结果。

光是利用血丹之力,杜雷就算能在短期内成为炼神境强者,但是要恢复到炼神境四重,又是一个何等漫长的时光?

在杜雷体内的琥珀神牙之力并没有很容易激发出来了,只有每当杜雷身受重伤之时,琥珀神牙的力量才会他们专注于他们销售体系建设。巴菲特认为他们在销售系统建设上是成功的。但是激发出来,滋润杜雷全身。

虽然杜雷并不知道琥珀神牙究竟是何物,但是这种清凉醇厚的能量,比之血丹还要强大。

如果一直能保持这种状态,那么即便杜雷保持在锻脉境九重巅峰,一旦他突破,实力就绝对不仅仅是炼神境一重这么简单。

“鬼老,今天,我要挑战二阶妖兽。”杜雷看着前方无数条通往远处的通道,坚定道。

此时的杜雷,已经在万兽炼狱中呆了八天时间,而这八天内,他也早已适应黑暗,又或者説,他吸收的血丹之中,似乎有一种特殊力量,赋予了他黑夜中的超强视力,现在这黑暗中的所有一切,他都看得一清二楚。

“咳咳。”

鬼老轻咳一声,道:“xiǎo鬼,三个月后那精英比赛,就真的那么重要吗?你只要稳扎稳打,一定可以在半年之内重回实力,而现在,你却要将这个过程缩短一倍之多,危险太大了。”

“你不告诉我的话,我自己去找。”

杜雷説着,脑海中已经浮现出以前曾经经历过的一幕幕。

“废物,你就一辈子躲在别人身后吧,千万不要参加半年后洛羽王朝的精英榜争夺,我看见你,会杀了你,那才是男人的战场,不是你这种牙尖嘴利的孬种能苟活的地方。”

“你的狗命,只有半年。”

“若你能在三个月后的精英榜之争上打败他,我就承认你的强大,甚至愿意跪在赵叔的坟前,为他磕头道歉,而若是你输了,就撕下你这假装清高的面皮,跪下来,给我道歉!”

……这些人,这些话,全部在杜雷的脑海中闪过,这让杜雷原本平静的心中翻起了滔天巨浪。

没错,现在的杜雷,确实能够潇洒地在洛羽王朝中找一份工作,风光地过上一辈子,但是难道就要因为今天生活的惬意,忘却昨日他人赐予的耻辱了么?

也许有人做得到,但是杜雷,他做不到。

感受着杜雷极为不稳定的气息,鬼老撇了撇嘴,道:“好吧好吧,xiǎo鬼,你听我的,前面第二个洞口,那里已经是气势最弱的二阶妖兽了,不过,绝不是现在的你能够对抗的,你答应我,若是挺不住,立马就走。”

杜雷diǎn头应了一声,就已经箭步而上,朝着那第二个洞口之中冲去。

刚刚进入其中,杜雷便感到一股血腥煞气袭来,洞口中,是一处极大的空旷空间,而当杜雷闯入的一瞬间,一道道黑暗中的血色眸子,缓缓睁开。

“吼!”

洞口之中,一场血雨腥风,就此展开。

半个时辰后,一道狼狈身影自洞口中电射而出,竭尽全力,消失在这里。

杜雷一路奔跑,直到二十分钟后,他双腿一软,倒在了地上。此时的杜雷全身伤痕累累,他的背部,胸部,手臂,都有深可及骨的伤口,而他的呼吸,也在这一刻显得无比轻微,似乎他随时都有可能断气。<你要提高那个词的密度呢?无论那个站你的首要任务都是要提高关键词密度吗?我可以告诉你/p>

但就在此时,杜雷的心口中,琥珀神牙散发出金碧色的光芒,一*能量疯狂自其中抽调,开始滋润杜雷的全身。

鬼老飘飞而出,在其身旁护法,而杜雷的气息也被掩饰到极致,没有妖兽发现他的踪迹。

就这样,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三个时辰,当五个时辰过后,杜雷从黑暗梦境中惊醒,再次看向四肢,却发现他的全身上下,筋骨全部愈合了,而他的精力,甚至犹有过之。

“鬼老,继续吧。”

“我靠你这个变态,你就不能消停一下吗?”鬼老看着杜雷斗志昂扬的模样,着实被惊了一把。

杜雷撇撇嘴:“受伤的是我,关你什么事。”

“每次担忧你的生命,我心累。”

“……”

白山牛皮癣专科医院
长春治妇科哪家医院好
济南男性功能障碍治疗哪家好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