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纹火焰传奇第五百三十九章新生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09-17

火焰传奇 保证稳定的供应。当然汽车整车企业更要肩负起维护自身信誉和企业品牌的 第五百三十九章 新生

红润如同红宝石打造的脊椎骨,此时间,缓缓的流淌出红色流质一般的东西,顺着连接的肋骨,一点一点的开始朝着全身部位蔓延覆盖起來,

很奇怪,令人看到这一幕而后称奇不已的是,虽然那红色流质一般的东西慢慢的覆盖了其他部位的骨骼表面,可是那些被镌刻在骨骼表面上的黑色蝌蚪文一样的东西,却不曾被这种红色的流质覆盖掉,相反这些黑色的蝌蚪文一样的东西,在红色流质的刺激下,一种极度深邃的黑色光晕开始绽放出來,使得那些蝌蚪文愈发变得黝黑,泾渭分明的和那红色的流质分割开來,黑红相交缠在一起,反而给人一种内心发麻的感觉,

“嗡嗡嗡,”

当黑色和红色的战争,在骨骼之上继续展开之后,原本那颗被包裹着的心脏,此时竟然也要凑热闹一样,一圈圈zǐ金色的光纹涟漪,不停的从当中荡漾而出,同时一种莫名非常的气息随即蔓延开來,那种专属于zǐ金狩猎纹血脉的气息,令在场所有的人,心中无不生出一种隐隐的镇压之感,这种感觉无关修为高低,完完全全是出于自己的本能,就连融天系主任这样的绝颠高手,都很无奈的在心中生出了这种感觉,

“院长,你感受到了zǐ金狩猎纹的气息了吗,”

当融天察觉到了自己心中的那份诧异的感觉之后,饶身在纽约的华裔纷纷表示是他这般修为绝颠、见多识广的存在,也是不免心中顿生疑窦,

“修炼之道,本就是不断提升自己、打破身体上的束缚枷锁,说到底其实就是不断地进化自身而已,可是为什么我这般修为了,那阿修罗身体之中的zǐ金狩猎纹血脉,仍然还给我一种隐隐的臣服的感觉,难不成这猎人族真的就像你猜测的那样,是超越我们人族之上的更高级的一种生灵吗,”

原本像融天系主任这样的存在,世间之事已经沒有什么能够给予他疑惑的了,然而在面对着这个一直困扰着大陆所有强者而不得而知的猎人族的來历,融天系主任那渊博的知识和绝颠的修为,也是对其无能无力的很,

“也许,猎人族的问題,会因为阿修罗的存在,从而揭开那层神秘的面纱,我隐隐之中有一种预感,也许大陆的历史,会因为此子而被重新改写,”

迦楼罗院长终于在这个时候,一直冷静非常的他,面孔之上首次出现了一种名为激动的神色,

而令迦楼罗院长生出激动之情的,不单单只是因为阿修罗的猎人血脉,更多的是因为迦楼罗院长注意到了阿修罗骨骼上的蝌蚪文,和那根润如红玉一般的脊椎骨,虽然迦楼罗看不透是什么,但正是因为看不透,才会让他神情激动起來,

大约在过去了半柱香的时间之后,那愈发浓郁的zǐ金色光芒,不知从什么时候,已经将周围的一切都浸染成了一片zǐ金色,甚至就连天空都变为了这种瑰丽的颜色,而与此同时,虚空之中,一道道璀璨的zǐ金色光柱升腾而起,它们相互交织在一起,在天空之上形成了一个硕大的五角星的形状,一种晦涩的波动,不停的朝着四面八方荡漾开來,

“回归…回归,”

突然间,一种令在场所有人都惊讶不已的声音,如同从九传來的梵语呜咽一般诡异的响起,尽管难以听懂,但是回归二字却十分鲜明的出现在是所有人的内心当中,

而与此同时,在大陆的一个未知角落当中,苍茫的大地之上,一座长满青苔、蜘蛛的残破金字塔状的建筑物,此时像是从虚空当中接受到了某种讯息一样,而因为长久无人看守而落满杂物灰尘的顶部平台之上,突兀的一声轰鸣响起,一股绝强的力道从平台上荡漾开來,霎时间,尘土飞扬而起,一口硕大且长满锈迹的金属盆旋即展现了出來,当上面覆盖的尘土尽数纷飞开來之后,一束滔滔黑色火焰,轰然间从盆当中升腾而起,黑暗的四周因为这束黑色火焰,从而变得更加深邃,且还充满了一种压抑的感觉,但是周围的一切事物,却变得十分的清晰,

“唰,”

当这座诡异的建筑物生出如此异动之后,消失很久的猎难,忽然间从林中奔跑而出,整个人都笼罩着一层与阿修罗一般无二的zǐ金光晕,但是同样的,此时的猎难似乎状态也变得不太对劲起來,似醒非醒,一双眼眸,不知是否是因为周围环境的原因,竟然变得漆黑无比,同时眼窝深处还透着一种邪异的感觉,目光一转不转的死死盯着那座高大无比的建筑物,

随着那座火盆当中的火焰愈发浓烈之后,周遭的环境也变得极为的阴暗起來,而猎难的身影,则逐渐被周围的黑暗而吞沒起來,到了最后,这片苍茫的大地之上,只留下了猎难的一声似喃非喃、梦呓一般的声音,久久的在这里回荡着,无形之中透着一种悲凉的意味,

“横渡的力量,竟然被他继承了,”

而这个时候,圣院当中的阿修罗,因为自身爆发出來的zǐ金光芒,而竟然变得逐渐恢复了意识,尽管全身上下不着寸缕血肉,可是看着那颗跳动的越來越快的心脏,也能够知道阿修罗真的在努力恢复,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阿修罗的元恶劫涅槃之力,此时竟然被阿修罗的血脉之力压制了下去,那种类净化的力量,竟然在和zǐ金狩猎纹的较量下拜了下风,直到最后,类净化之力完全的被血脉之力磨灭之后,强大的生机,则像是被压抑了很久的火山一样喷薄而出,

“嘶嘶嘶嘶嘶,”

就在阿修罗的血肉重新生长的时候,原本已经完全将阿修罗覆盖成一个如同红玉打造的人一样的红色流质,此时竟然悄无声息的,分化成千丝万缕,勾动起紧紧相连在一起的黑色蝌蚪文,红色的千丝万缕,此时竟然像是在充当一种传输的工具一样,无数道红色的源头,则汇聚在阿修罗胸口的本命之火那里,

而经过这一次的蜕变,火源力的发源地,本命之火的所在之处,此时竟然蜕变的如同一座冶炉一样,不断地容纳斗气、精神力、黑色的蝌蚪文和红色的流质,将如此斑驳混杂的东西全部收纳其中之后,凤凰涅槃炎作为火焰,一道道zǐ金色的光芒被注入冶炉之中充当燃料,开始不停反复的熬炼、锤打其中的东西,从而产生出焕然一新的火源力,被不断地传递到身体的各个角落当中,一条条经脉开始构建开來,一块块新的肌肉重新长出,

涅槃重生真如凤凰那般,阿修罗开始极速恢复起來,


郴州正规治疗白癜风医院
先声药业上市
宝宝经常受凉怎么办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