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魔天尊第一百九十八章最毒妇人心营养

来源:    作者:笔名    2021-01-15

神魔天尊 第一百九十八章 最毒妇人心

宁小川并没有就此离开金鹏养心殿,还要购买别的玄药,道:“七品玄药,脱俗松皮。金鹏养心殿有没有这一种玄药?”

宁小川达到神体第十重,已经领悟到脱俗的真谛,正在冲击脱俗境。

想要达到脱俗境第一重,就必须完全第一次脱变。

而宁小川现在就正在努力冲击这个境界,准备炼制出一种能够帮助武者脱俗的玄丹,以此来帮助自己更快突破境界。

一旦达到脱俗境,才算是真正的跨入高手之列。

“对不起,中级养心师大人,你想要的玄药实在太稀有,金鹏养心殿现在没有这一种玄药。”侍女恭恭敬敬的道。

“没关系,要找到这一种玄药本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宁小川微微有些失望,带着购买的玄药,径直走出金鹏养心殿,疾速向回赶。

在金鹏养心殿中一共花费一亿七千三百枚小钱,宁小川的身上还剩六亿五千万枚小钱,依旧还是一个有钱人。

在宁小川走出金鹏养心殿的时候,木公子和紫坠儿也走出来。

木公子的手中捧着一只晶红色的盒子,盒子壁上流动着一缕缕玄气,使木公子的手臂上都沾欣贺公司旗下拥有JORYA、JORYAweekend、GIVHSHYH(巨式国际)、ANMANI(恩曼琳)、CAROLINE(卡洛琳)、AIVEI等6个享誉市场的高级时尚女装自有品牌;其分支机构遍布于北京、上海、重庆、广州、深圳、杭州、澳门等国内外一线城市上一层薄薄的寒霜。

宁小川站在远处,向着那盒子看了一眼,就明显的感知到浓烈的丹气。

盒子里,肯定装着一枚高级丹。

紫坠儿和留着八字胡须的老仆,都紧跟在木公子的身后。

紫坠儿的身材婀娜曼妙,抱着白色的小狐狸,撩开帘子,消失在古车中。

那一个留着八字胡须的老仆则坐在古车的外面,手里挥动鞭子,驾着古车,消失在古街上。

“轰隆隆”

车辕滚动,阿什顿卡特渐渐远去。

宁小川盯着古车消失的方向,嘴角微微一勾,“看来这个木公子是购买了一种价值不菲的玄丹,嘿嘿我正要冲击脱俗境,这枚丹药我必须夺到手。”

木公子坐在车厢里面,双手紧紧的捏着手中的盒子。

这一枚高级玄丹可是他花费巨资购买得来,将他这些年的积蓄都花费一空,还向母亲借了不少。

不过0这一切都值得,只要在父亲大寿的宴会上呈上这一份礼物,父亲肯定对他刮目相看,将来天灭道总坛主的位置就会由他来继承。

想到总坛主的位置,木公子的脸上就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紫坠儿就坐在木公子的对面,容颜很美丽,纤细的手指轻轻的抚摸狐狸的头,一双明亮的眼眸中露出皎洁的光芒,嘴角微微一勾,从衣袖里面摸出一柄青铜匕首。

这一枚高级玄丹,也让她格外心动,准备杀死木公子,夺走玄丹。

“嗷”

拉车的玄兽,发出一声嘶吼,车厢猛然一晃,整辆古车便停了下来。

古车外,传来八字胡须老仆的叫骂声,“怎么走路,没长眼睛吗?”

宁小川穿着破旧的布衣,头上戴着斗笠,就站在路中央,身体与那一头拉车玄兽只有一步的距离,差一点就被撞飞出去。

这是一段荒僻的大街,周围根本就没有几个行人,地面上也满是落叶,在风中乱飞。

宁小川的声音嘶哑,道:“这条路又不是你家的,你能走得,我为何走不得?”

八字胡须的老仆定睛将宁小川看了看,突然鄙夷的笑起来,“我认出你了,你就是那一个站在金鹏养心殿外的穷鬼,你连玄药都买不起,也敢挡木公子的车驾?实话告诉你,这条路还真就是我们木公子家的。整个白龙城,都是木家的。滚开,不然撞死你。”

宁小川依旧一动不动的站在街道中央,根本没有让开的意思。

八字胡须的老仆的眼中露出一丝残忍的神色,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齿,一鞭子抽在玄兽的屁股上。

“啪”

玄兽吃痛,双蹄猛然抬起来,向着宁小川的头顶落下去。

玄兽铁蹄的力量何等恐怖,千斤巨石都能踩碎,更别说只是活人的身体,眼看着宁小川就要被玄兽的铁蹄给踩死。

宁小川的手直接捏到玄兽的腿部,以手臂的力量,将玄兽给扔飞出去。

车厢一斜,便倒在地上。

那一个长着八字胡须的老仆已经被吓傻了,看到宁小川一步步走过来,直接跪在地上,低着头,嘴巴在不停哆嗦,“不关我的事,我……我……”

怎么就要招惹上一个活祖宗?

那一个长着八字胡须的老仆后悔得肠子都青了,心头相当恐惧,生怕被宁小川一刀给宰了。

宁小川根本都不看他一眼,便一脚将车厢给踩碎。

车厢里面,滚出来一具尸体,心口还插着一柄青铜匕首。

木公子已经被人杀死了。

“咦”

宁小川在木公子的身上搜查一遍,那一个晶红色的盒子已经不见,被人先一步取走了。

宁小川的目光盯在那一柄青铜匕首之上,眼睛微微一缩,似乎猜到了什么

“太岁”

宁小川将太岁兽给唤出来。

太岁用鼻子在青铜匕首上嗅了嗅,然后对着宁小川吐出一句奇怪的声音。

宁小川听懂它说的话,嘴角微微一勾,笑道:“还真是最毒妇人心,为了一枚高级玄丹,竟然连自己的未婚夫都杀。”

宁小川随手一击,将那一个长着八字胡须的老仆给镇杀,脑袋就像西瓜一样炸开,满是血浆子。

将木公子的头颅给切下来,装进盒子里面。

“虽然,你不是被我杀死,不过倒是一件不错的贺寿礼物。”

宁小川将装着人头的盒子,收进乾坤布袋,便骑到太岁的背上。

太岁闻了青铜匕首上的气息,便立即遁入泥土中,向着那一股气息追了上去。

“轰”

当太岁兽再次冲出地面,便已经站在紫坠儿的面前,拦住了她的去路。

紫坠儿的心头一惊,连忙停下脚步。

她在将木公子杀死之后,便立即携带“天枢丹”遁走,准备逃出现场,但是还没有逃出多远,就被宁小川给追上来。

“将那一枚高级玄丹交出来”

宁小川对这个女人没有好感,为了得到一枚高级玄丹,连自己的未婚夫都能杀,这简直就是蛇蝎心肠。

而且,她才十六、七岁的年轻,心肠就如此歹毒,等到将来,绝对又是一个无所不用其极的女魔头。

紫坠儿本来以为是天灭道的修士追来,心头还有些恐惧,但是现在她却发现,宁小川并不是来为木公子报仇,而是为了夺取玄丹。

看来他是想黑吃黑

紫坠儿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眼眸纯真的眨动,道:“这位老前辈,你在说什么?什么高级玄丹,我都完全不知道啊”

宁小川用斗笠遮住面容,又使声音变得沙哑,所以,让她觉得宁小川应该是一个七老八十的老者。

宁小川冷笑一声,手掌中凝聚出一柄玄气剑,指在紫坠儿的脖颈上,道:“老前辈?哏哏今天你不交出高级玄丹,就算你叫于爹都没用。”

紫坠儿的肌肤白皙,五官精致,看上去只有十六、七岁,但是身体发育得却不像是一个少女,胸口格外饱满,透过半透明的丝质衣衫,都能看到两个玉碗形状的酥。胸。

这绝对算是童颜巨。乳。

但是,她的腰肢却相当纤细,柔韧无比,整个娇躯都凹凸玲珑,格外迷人

“老前辈,你看坠儿的脸蛋长得美不美?”紫坠儿的玉指轻轻的抚摸玄气剑,徐徐的走到太岁兽的面前,楚楚可怜的盯着宁小川,那样子说不出的挑逗

宁小川直接从太岁兽的背上跳下来,站在她的对面。

紫坠儿的心头一喜,暗笑道,男人都是这样,不管年纪有多大,总是经不起美女身体的诱。惑。

什么老前辈?在床上,也只是一只老禽兽

但是,她并没有笑多久,就笑不出来了。

宁小川抓住她雪白纤长的脖子,手指就像铁爪一样,直接将她的身体按在太岁兽的身躯上,冷声道:“将高级玄丹给我,不然我现在就扭断你的脖子。

大爱之心。越是在困难面前紫坠儿吓得花容失色,喉咙都要断裂,根本说不出话来,只能使劲的对着宁小川眨眼睛。

宁小川松手,将她给放开。

紫坠儿落回地上,不停的咳嗽,胸口在不停起伏,道:“那一枚天枢丹已经被我的玄兽战宠先带走了,只有我才能找到它。”

“就是那一只小狐狸?”宁小川微微皱眉。

紫坠儿点了点头。

“我暂时没时间跟你耍花招,等我先救了人,再慢慢收拾你。”

宁小川一把抓住紫坠儿的肩膀,将她娇小的身体给提起来,落到太岁兽的背上。

太岁兽直接遁入土中,从地底返回那一座荒芜的园落。

宁小川利用氤氲玄气将紫坠儿的心宫给封印,让太岁兽看守她,然后便打开房门,查看姬寒星的情况。

姬寒星还是躺在床榻上,双头石兽变得只有半米大,蹲在桌子上,见到宁小川回来,将两只头颅都给抬起,看了宁小川一眼,然后又将头给埋下,继续睡觉。

虽然,宁小川已经用氤氲玄气帮助姬寒星守护住心脏,但是玄练蛇的毒性,依旧向着她的心脏位置蔓延。

宁小川立即将购买来的十二种玄药给取出,在桌子上放成一排。

“养心真鼎”

宁小川盘坐在地上,体内的玄气转动,心窍中的养心鼎炉便飞出来,化为七米高的三脚神炉,落在地面上。

幸好这一间屋子足够的大,要不然养心真鼎,非要将屋顶都给撑破。

阿卡波糖漏服会影响效果吗
白山白癜风好医院
长沙治妇科哪家医院好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